louly_远山的石头

《小山河》一·四条辫子

白玉京:

一·四条辫子

 

蹇宾自打出生那日算起,还从未像现在这般窘迫过。

他一手压着黑亮鹳氅于桌案之上,几次试图开口,但都被对面的人截了回去。

“这鹳氅说厚不厚,说新不新,狐裘鹳羽虽是我天玑特产,可若是卖给别国或许还能赚些银子,这自家人卖自家人,我只给你这个数。”少年说罢伸出三指在蹇宾面前虚晃一下,掌过之处扇起一小股风,蹇宾下意识跟着眨了一下眼。

“鹳氅并非卖你,只是暂作抵押。”蹇宾回话道,他面色不善,扫了一眼典当铺外的仗势,怕是整条街的闲人皆聚在此处看热闹,三三两两的低语叠成一片嗡声,吵得他头脑发胀。

那少年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玉骨绢扇往掌心一磕,清脆一声响,霎时斩断周遭絮语。

“我看这位兄台衣着华贵气度不凡,并不像缺金少银之人,自小我爹便教我防人之心不可无,我们这镇子穷乡僻壤的,又怎知你身无分文地来到我这来是不是怀着别个什么心思?”少年手腕使力,白玉扇子应声而开,展出一幅栩栩如生的白虎下山图来。蹇宾兀自盯着那白虎片刻,忽道:“白虎轮值,嫁娶之说,下山意为迁徙,扇子的主人若是你朋友,便叫你朋友近日多多走动,或可遇见命定之人。”

他最后一字落定,少年一时间竟不知该回什么话,蹇宾按着鹳氅往前一递,接着道:“鹳身纯白,唯双翅末端生黑羽,这件黑色鹳氅抵十片金叶绰绰有余,如今我急用,只换五片,还烦请老板替我多留它些时日,改日我定当以双倍赎回。”

典当铺外正是二月好时节,风中夹带着丝缕暖意,河面前些日子刚刚解冻,河道两边垂柳泛着新绿,嫩枝随风轻摆,雀鸟绕树,鸣声婉转清脆,像是昭告这漫长的沉沉冬日终于融化在了白亮的日头里。

蹇宾直视少年双眼,那少年利落从柜中摸出七片金叶放在蹇宾手中,笑道:“兄台竟会卜卦,这扇子确实是我一朋友的,我只是摸过来玩两天罢了,兄台不得了,不得了。”

“自小听得多了,耳濡目染罢了。”蹇宾也不推辞那额外的好意,点点头权当道谢,他一伸手便有随从上前一步弯腰接过金叶,将其仔细收在袖中。蹇宾前脚刚要踏出门槛,便听身后一句:“兄台留步!”

蹇宾站定,侧过身等他下文。

“看你衣着定然不会是本地人,还没说为什么要来我们这种小地方。”

蹇宾身边的侍从抢着欲先说些什么,他一眼过去,那侍从又讪讪退回。

“我来寻人。”

“寻何人?你同我讲讲,这十里八乡的阿猫阿狗我倒还认识不少。”

蹇宾似有犹豫,他微微一怔,转头看向门外,初春阳光和暖,一点金红悬在河面上,映着水面粼粼闪闪。

“家父派我来寻一人,那人家住镇旁山上,是个半大少年。”蹇宾回过头来,双目似乎沾了江上细碎波光,“他姓齐,父亲曾是个铸剑师,你可认得?”

这回换少年一愣。

蹇宾看他脸色便知结果,道了声告辞,带着人离开了当铺。他还走出去没几步,那少年就撑着桌面一跃而出,两步冲到门口,急匆匆拨开门口还未散净的人群,对着那白衣背影喊道:“你住店可莫要再去西边,那边偷儿多得很,准保再摸你一次两手空空——去住东街的杨楼客栈,客栈旁有一条集市街,每半月那姓齐的小子都会去集市采买,正好是明日。”

蹇宾直到他讲完最后一字才停下脚步,两人已隔出一段距离,他遥遥问道:“那姓齐的少年什么模样?”

少年扒着门框拖长音道:“他——四——条——辫——子——”

他隔得太远,也没看清蹇宾是笑了还是没有。

 

蹇宾坐在床铺上想,临行前卜的那一卦“不宜远行”真真是准之又准。

他不欲张扬身份,出来时只带了一名随从和几片金叶,连惯常骑的高头骏马都被他留在了侯府马厮中。他褪了靴子将腿曲起,双脚踩在床沿,一阵酸痛立刻从足底顺着筋络窜上去,他试着揉了揉小腿,不得要领,酸胀不减反增,只能作罢。

他的父亲——也就是天玑的侯爷,约半年前同他坦白道,自己少年时曾在游历山水时幸得一友,那人铸剑的本事可算得上是钧天数一数二的,当年旧友曾许诺赠他一柄绝世宝剑,但无奈直到自己拜别之日宝剑还未铸好,而今想来仍是人生头等憾事。蹇宾彼时听着,一则羡慕父亲得闲访遍名川,二则对那柄尚未铸好的宝剑充满好奇,要知道侯府内别说是一柄剑,便是斧钺钩叉,没有数千也有数百,能让天机侯惦念几十年的宝剑究竟出自何种人之手。

而在前几日,父亲又向自己重提此事,却不再是为了那把心心念念的剑。

有消息传回说,天玑侯的这位旧友于月余前病逝,留下一子尚且年少,独居山中,靠铸剑为生。

“你便去将他寻来,邀他来我侯府一叙。”天玑侯对蹇宾如此道。蹇宾做事向来谨慎,心思深沉非同龄人可比,而今他也不过刚到二十的年纪。他一时间思考良多,关于这是否是父亲的某种试验,或者别的什么。

天玑侯似看出他心思,坦言对他道:“寻人是其一,游历是其二。你自小生活在侯府中,何为君,何为民,你懂却也不懂,望你此行见过世间百相后,能辩明其中道理。”

何为君?

为君者,儒家五常,仁字当先,智礼义信缺一则不可立,立则以德服天下,以礼齐四方。

何为民?

为民者——

为民者,当不偷不抢,不窃不盗,安分克己,如此......如此便好。蹇宾胡乱想着,若不是刚到了镇中就被偷儿摸了个干净,他何至于在早春寒意未褪时就当了那件鹳羽大氅。他搓了搓冻麻的指尖,将薄被拢在肩上,睡意朦胧地盼着那四条辫子的少年明日不要让他找太久才好。

 

四条辫子的少年确实没有让他找太久。

蹇宾清晨下楼,便见一少年端坐在空旷的客栈正中。那少年背对他而坐,看得出年纪尚轻,骨架还未长开,但宽肩窄腰,想必是练得一身好功夫。他往下走两步,年久失修的楼梯木板被他踩得咿呀乱响,少年似乎是听到声音回过头来,发间辫子也跟着他的动作一晃。

确实是四条。

少年短眉下生一双鹿眼,清如林泉,嘴角含笑,见到他便弯向两边,真真正正地笑起来。

“你果真在这里。”少年开怀道。他起身,从桌上摊开的包裹中拎出一件黑鹳大氅,鹳羽墨黑,油脂细腻,在光下泛着盈盈幽绿,竟像是比原来还要新上几分。“我朋友昨日在当铺多有冒犯,还请先生不要怪他。”

“当铺有当铺的规矩,我自然不会怪任何人。”蹇宾道,他走向晨曦中站着的那少年,摸了一把纤长紧密的羽毛,“倒是你,把它拿来做什么。”

“我怕冻坏了你。”少年的直白打了个蹇宾措手不及,“虽然已过了立春,但天气还会冷上几日,当了它,你穿什么?”

“我穿什么?”蹇宾依旧茫然,跟着重复了一遍。

那少年似乎被蹇宾逗笑,道:“我姓齐,齐之侃,我写给你看。”他抬起一根手指,一撇一捺仔细擦过和煦晨光和其中飘忽的浮尘,郑重地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描下两个字。
“听说你在找我。”


蹇宾看见齐之侃腰间别着一把白玉折扇。
 




二.长生树下长生桥



[周江]《是你的SSR》

恭喜玩家周泽楷获得了一个绑定☝️我的少女心在爆炸

倾斜角:

推荐BGM:http://www.xiami.com/song/3599312






《荣光随行》上线那天,全国用户头重脚轻,精神上严重迷醉。“我男神能抽了啊!”王小梅在地铁里咆哮连连,“什么概念你知道吗,我要抽叶修/黄少天/周泽楷了啊!”


这个王小梅是谁,大家不知道,但她朋友不玩荣耀是肯定的,茫然地问:“都谁啊?”


王小梅捂着心口:“是电是光,唯一的信仰!我要为他氪金,一单六四八换叶修,I do!”


这天江波涛正好出门,和王小梅挤了同一班地铁,听见她咆哮,心里咯噔一下,先是想:我可别被认出来,我口罩戴正了吧?再想:对哦,上线了,是该抽了。


时逢整点,他兜里响起一阵嘶吼:大明查房!小明铺床!信用卡账单火辣辣地烫——!


江波涛在王小梅火热的视线中一溜烟逃下车,惊魂未定摸出手机。


闹钟提示:手游上线,记得抽卡。


 


你看吧。


 


《荣光随行》是由荣耀开发公司制作发行的一款SLG手游,区别于《荣耀》本身,在手机平台上开辟出一套崭新玩法。游戏中除常见NPC和可选人物外,还与职业联盟合作,导入选手及账号卡资料,制作了一套高星卡牌。


基于电竞本身的话题度,该类卡牌已经被玩家认定为游戏中最重要的构成部分。王小梅以身作则抽了一发,指着画面上的落花狼藉严肃宣布:“百花队长!是于锋,却不只是于锋,睹物思人,追忆队史!于锋你知道的吧,就是隔壁王二毛堂妹的邻居的小姨的初恋!”


“不造。很屌吗?”


“很屌了。”


与此同时,S市另一边的选手们也很激动。杜明本来就爱玩手游,上手抽了好几发,三SR一SSR,运气尚可。看见江波涛进来,杜明举着手机炫耀:“看!楚队!”


SSR风城烟雨忠实还原了楚云秀的账号卡造型,武器特效比起本尊也是有过之无不及。江波涛赞道:“比想的还好看。”吴启在旁艳羡不已:“可不是吗,一发就抽到楚队。”


选手彼此熟络,不爱以角色名相称。抽到飞刀剑,都喊刘小别,抽到夜雨声烦,默认就是黄少天。满堂喧闹中,孙翔一声大叫:“妈呀!”


众人一看,孙翔抽到了自己。系统频道跳出一条提示:XXSSXS1202 签下灵魂契约,召请出稀有角色 一叶之秋!


“这个灵魂契约是什么东西,我们荣耀有这种设定吗?”抽到自己的孙翔问。


方明华说:“没有,是手游新加的抽卡系统。”


“出卖灵魂才能抽到SSR,”杜明满脸欧洲光辉,“有人抽到队长没?”


众人面面相觑,拿手机核对一遍。苏沐橙叶修黄少天喻文州吴羽策孙翔江波涛,各色账号卡应有尽有,独独缺了周泽楷的一枪穿云。


“队长什么情况,掉率很低?”江波涛纳闷地打开游戏,快速过了新手教程,拿着系统送的验血宝石去了英雄回廊(召唤房间)。


第一次抽半价,五十颗石头出了一张于锋,江波涛笑个不停,旁边杜明安慰地拍拍他:“别难过,我做任务凑了一堆石头,副队你拿我手机抽一次?”


江波涛说好的呀,随手点了一下杜明的屏幕。


只见画面中烛火迅速熄灭,黑屏正中逐渐亮起一点银白星芒,召唤阵爆发出惊人强光,角色还未现身,大家已经惊叹:SSR!红手啊!


江波涛心想,这个游戏还是比较外露的,光越亮来头越大,SSR这个阵仗倒是很符合全明星氛围。刚要移开目光,杜明突然狂叫:“队长!队长!!”


低头一看,银光轰然铺开,一枪穿云从天而降,一个单膝跪地落在召唤阵中心。


系统频道飞速刷出一条新提示:是她就是她我们的女 签下灵魂契约,召请出稀有角色 一枪穿云!


整个世界安静了一刹那,聊天信息以惊人的速度暴滚!


“一枪?!”


“艹”


“有人抽到一枪了?!全服第一张?!”


“周泽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

“我日谁出一枪谁是狗!!!”


屏幕上立刻涌出大串“汪汪汪汪”。


杜明的好友频道迅速闪动,不少人加他为好友,多半是来问玄学的,杜明还沉浸在净赚五百亿的喜悦之中,无心理会,扑通一下抱着江波涛大腿喊道:“副队!你是我亲爹!”


江波涛皮笑肉不笑地挑起他下巴:“小明很可以啊,一发掳走我一张队长。”


“副队你看看队长这个卡,哎哟我的妈呀,这个眼神!”杜明迅速把一枪穿云放到面板上,猛点角色,一枪穿云说了一句「嗯?」,再点他,又说了句「安静」。


“互动台词太有性格了吧!楚队就会说‘元素是神的灵魂’超中二的。”


江波涛没说话,一根指头戳在面板上,揉一枪穿云的帅脸。


一枪长得和周泽楷极像,眼睛跟着他手指转了几圈,又望向屏幕外,说:「安静。」


卡牌语音都由选手本人配音,这句“安静”比周泽楷平时说话稍沉一些,应该是配音时故意压低了声线。


方明华凑过来听了几遍,笑道:“队长厉害啊,强行低音炮。”


江波涛应了一声,无端有些高兴。


队长私底下说话就是这样的,大家不知道而已,一想,哎呀,净赚五个亿。


孙翔还在旁边玩自己的一叶之秋,戳一下听一遍,跟着角色嘀咕:直取胜利!


过会儿,想起什么,问杜明:你用户名是不是漏字?


杜明:是啊,本来叫【是她就是她我们的女神小哪吒】


 


周泽楷下午有事,回俱乐部时天色已晚。大家一看他进来,七嘴八舌嚷道:队长!队长来了!杜明献宝一样捧着手机给他看,咯咯咯笑个不停:“队长看!一枪哟~~~”


周泽楷看他这么快就抽到了,笑着点点头。


杜明挤眉弄眼:“队长还不知道这卡掉率有多低吧,现在全服就一张。”


周泽楷顿了一下:“一张?”


“副队拿我手机抽的。”


周泽楷讶异地望向江波涛,江波涛正陷在沙发里奋战,冲他懒懒地挥手。


“抽一个,”江波涛示意他过去,“看看手气。”


周泽楷点了一下,石头减少一百颗,屏幕一暗,银星闪烁,召唤阵霍然亮起,又一个一枪穿云从天而降,单膝跪地落在阵中。


系统提示:波波波萝蜜 签下灵魂契约,召请出稀有角色 一枪穿云!


江波涛:……


周泽楷:……


周泽楷:很好抽


杜明:从今天起你也是狗了


世界频道:


“第二张!”


“又是一枪?!”


“我屮艸芔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

“汪汪汪汪汪”


“这id……江副粉吧!”


《荣光随行》的设计中,卡片还分星级。玩家可以在世界频道点击查看其他用户抽出的卡片资料,方明华点了那条通知,不看还好,一看大惊:“小江你这张是满星卡啊?!”


江波涛急忙翻出来,果真,这是张五星一枪穿云,练级合成都免了,队长技能也已点亮,真正是一把扫图神器。


周泽楷眼看他脸上笑容越来越大,也跟着笑起来,问他:“开心?”


“开心!本人抽的就是不一样。”江波涛冲杜明飞了个眼神,“我这个五星啊!你那张才两星。”


杜明怒道:“队长偏心副队呗!”再看自己屏幕上,两星一枪穿云正在耍酷转枪,姿势帅炫非常,多看两眼,心中就生出股白捡便宜的甜美滋味。杜明骨子里还是比较崇拜一枪,把刚才做任务得来的好东西都往他身上砸,一边问:“副队,你给队长穿什么装备啊?”


“我刚氪了,去买点好东西,”江波涛运指如飞,“前期图给的都不够好。”


您玩这游戏有没有两小时啊,就氪上了!


说你看卡下菜一点不错!


众人鄙夷地看着江波涛屏幕上的金币和石头数,只有周泽楷坐在一旁,好奇地瞄来瞄去:“其他人?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抽到了没?”


孙翔给他看自己手机上的一叶之秋,果不其然,周泽楷伸手就是一顿点。


一叶连说了三遍「直指胜利!」


大家起哄:“孙翔孙翔来一个!”


孙翔:“为什么笑我,为什么没人吐槽副队的台词!”


江波涛一愣,还以为没人抽到无浪,孙翔已经翻了一张出来,拿手指点了几下。无浪站在面板一侧,用江波涛的声音说:「你一定很需要我。」


杜明:手游的策划是不是有毛病?


方明华:是有点。这又不是AVG游戏。


孙翔:可我看世界频道反响超好啊。


吕泊远:说什么?


孙翔:说黄少天那句“剑在人在”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
江波涛:我给你看看于锋说什么。


江波涛调出落花狼藉,拿手指戳戳,落花狼藉中气十足地:


「落花流水春去也!」


孙翔:……有他风格


杜明立刻在一旁狂点一枪,一时间,室内此起彼伏,接连都是「落花流水春去也!」「安静。」「“落花流水春去也!」「安静。」「落花流水春去也!」「安静。」




吃过点心洗过澡,大家相约被窝里共战副本,各自回屋。江波涛已经氪金给一枪买了套数值接近橙装的装备,扫图时往那一摆,活脱脱的大佬。副本里走一圈出来,好友邀请又多几条。


江波涛点开一看,最新一个申请人叫“名字太短编不出怎么办”,顿时喷了。


周泽楷之前玩一个游戏,起名叫呵。比较短,为符合长度特地在后头加了个句号。但荣光随行要求字数更长,周泽楷估计是想不出比呵更有魄力的词,随便起了一个。


什么破名字,队长最近越来越不讲究。江波涛想着,选择通过。


立刻有一个对话框跳出来。


名字太短编不出怎么办:1


波波波萝蜜:1


名字太短编不出怎么办:11


波波波萝蜜:111


名字太短编不出怎么办:默认微笑.jpg


波波波萝蜜 邀请 名字太短编不出怎么办 加入组队。


江波涛觉得这条提示信息十分低能,笑了半天,爬起来去敲隔壁房门。


周泽楷戴着小熊睡帽给他开门,两个大男人挤在沙发上,一人捧着台手机。江波涛拉周泽楷打冰霜森林,进本一看,周泽楷带了无浪,江波涛带的一枪,站一起很有正经比赛的感觉。只见白光一闪,周泽楷迅速换上刚抽的一叶之秋。江波涛拿手肘顶顶他,调侃道:“我们这是强攻队啊?都不带个控场。”


周泽楷眨眨眼,一根指头点点江波涛本人:“你在了。”晃晃手机,“带孙翔。”


江波涛莫名一阵心暖,句子里扑面的团队爱快把他淹没了,想夸周泽楷几句,周泽楷却说:“看。”


转过视角一看,原来是周泽楷给一叶买了个顶上有爱心的帽子,戴在头上可爱非常。


周泽楷这人就是这样,正经与恶作剧切换得来去自如,有时无辜起来叫人分不出他到底是真还是装。江波涛知道他脾气,笑得前仰后合,假意批评:“你这样不好吧!”一边给一枪换上一顶仙女帽。周泽楷也笑个不停,扑过来抢他手机,两个人在沙发上小规模打闹,方明华开门进来,他俩刚好举着靠枕打成一片。


方明华原本想进来,一看这阵仗,改为原地质问:“你们都进本了能不能点个ready啊!”


两人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副本里有三个人,方明华的夜雨声烦站在角落里,动动手腕,转转膝盖,已经等了好久。


江波涛:为什么会这样呢?


方明华:二位以后想下二人本就不要拉我进组了,猴唔猴啊?


江波涛:不要这么冷酷无情嘛


方明华:速度!打完我要给老婆汇报工作


 


本打完,掉了一些低级物品,三人草草分配完,方明华便回房给夫人打电话。江波涛笑了太久,趴在沙发扶手上缓冲,周泽楷靠在另外一头玩手机,两人都没说话,屋里一下变得非常安静,只有游戏里滴答的音效声。


江波涛早已习惯一个说一个听的模式,如此安静反而会让他拘谨。空白是横在他与周泽楷之间的拦路猛犬,时刻提示他他们之间空无一物却仍余一步的局面。


这些日子他时常在想,退一步队友进一步那什么的关系,到底要由谁来结束才名正言顺?江波涛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菩萨般的公证人。菩萨要是问他:你喜欢周泽楷吗?他就说:喜欢。菩萨再问:你觉得周泽楷喜欢你吗?他就回答:我个人觉得喜欢。菩萨跟着去找周泽楷核实,确认无误,给他们盖章:所言属实,你们是一对了。非要这样过一遍,才算名正言顺地在一起。


放在过去,江波涛压根没这毛病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揣一颗平常心走南闯北。但遇到周泽楷之后,平常心像王小明手里的气球,一个松手,彻底没影。从前不信不愿的那些心有戚戚代替抱枕钻在他怀里,日思夜想全成了理所应当。十赛季总决赛后那个夜晚,江波涛躺在床上,回味这些年自己被生活塑了多少形。生活将他推到这里,揉成轮回需要的模样,原以为前路混沌,却与一只手握在一起,一直线地向前,一直走到今天。


因为这个人,江波涛开始相信世上就是有一眼万年,有白头偕老和心有灵犀。他在两年的蒙昧里悟出道理:如果自己非得喜欢什么人,没有比周泽楷更好的选择。


偏偏这个如果也是不成立的,他早就喜欢上周泽楷了。


方明华私下评价江波涛:为人主动却善留余地,心肝确实是玲珑的。殊不知江波涛一颗玲珑心里早已装了东西,丁点心思昭然若揭,周泽楷何等人物,多半能知道。


而生活公平就公平在一层窗纸能隔两头。金字王牌配粘合剂,他俩在天平上完美对称,谁都不越雷池。岁月落在杠杆上,生根发芽,开出空白的花,等任一方决意向前,才发觉那里已经是一片花海。


去你身边的路,终于还是多了荆棘。江波涛想。幸好沿途总有时不时的惊喜。


比如周泽楷在他手机上抽出的第一张卡就是满星一枪穿云。江波涛觉得这种事情往大说,就叫命运了。


 


“江。”


周泽楷突然叫他,一脸惊讶。江波涛凑过去一看,周泽楷手机屏幕上是EX难度的单人冰霜森林,他刚通完,掉落奖励里有一颗发光的星形宝石。


没见过的新玩意,两人好奇不已。周泽楷点它,显示:星之陨,用于开启角色卡牌中的隐藏内容。


两人一头雾水,退出副本来到角色界面。周泽楷用的无浪,在面板上一通狂翻,翻到角色故事的扩展页,终于找到一个星形凹槽。


星石应该就是用在这儿的。咔哒一声嵌进去,很快跳出一条提示:恭喜您获得 无浪 的隐藏语音包!


“这手游到底想干嘛,还有隐藏语音包。”


时隔太久,江波涛自己也忘了配过哪些台词。安装完语音包的无浪站在面板上,领口多出一颗象征已触发隐藏任务的小星星,周泽楷伸手摸他,无浪:「别这样,痒。」


周泽楷:……


江波涛:……


江波涛:他们策划以前是不是做养成游戏的


周泽楷看江波涛浑身不自在,玩心顿起,戳戳无浪。无浪脑袋跟着枪王那根价值千金的手指动来动去,笑着说:「你越来越调皮了。」


“他们再装个麦克风系统,就能让玩家跟卡牌谈恋爱了。”江波涛嘴上这么说,手却不听使唤地打开单人副本,准备为一枪穿云刷星石。


周泽楷看穿他心思,把自己手机塞到江波涛鼻子底下,语气难得有点强硬:“念。”


江波涛:“啊?”


周泽楷:“念台词。”要什么语音,直接念给我听。


江波涛:“不要闹,我先刷个石头。”


周泽楷看江波涛这么认真,不再闹他,起身去外面拿饮料。


走过杜明房间,里头爆出一声怒吼,是吴启和吕泊远在叫:“呀呵!女神——!!”


周泽楷探头进去,试图瓜分杜明的喜悦:“哪个?”


没想到杜明是唯一一个满脸怅然的:“苏沐橙女神。”


周泽楷于心不忍,好心戳穿他浪漫的幻想:“唐柔还没实装。”


说完晃着可乐罐回去。吕泊远在后边安慰杜明:不要难过嘛!先氪一单抽着,把女神亲友拿齐,再氪一单备着,等女神上线一波带走。


周泽楷觉得自己这份嘚瑟整体来说还是比较低级。


谁叫他有好多好多好多张无浪呢。


 


周泽楷进屋关上门,江波涛的眼神儿牛皮糖一样缠上,声音也故作深沉:“小周,你要不要听听隐藏语音包啊。”


周泽楷知道肯定有亮点,然而人帅,何等惊涛骇浪也能坦然面对,点头:“好。”


江波涛一脸憋笑,打开一枪穿云给他看。安装完语音包的一枪穿云领口多了颗发光的星星,因为是满星卡,星光还有特效。江波涛伸手点他,一枪说:「听话。」


“这台词写得跟韩队似的,”江波涛狂笑不止,“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句。”


又点了一下,一枪:「嘘。」


「有我就够了。」


「我为胜利而生。」


「接下来去哪儿?」


「不要移开目光。」


周泽楷一脸尴尬,江波涛笑得在沙发上打滚,“我的妈啊,不是业内人肯定体会不到这种搞笑吧!”周泽楷用这种口气说这种话,太稀罕了,虽然不是说他就不能说这些,但……真的很好笑。周泽楷自己肯定也是这么想的。


江波涛笑得太投入,周泽楷决定要报复他,在无浪脸上戳戳戳戳。这边也没好多少,无浪一会儿温和地「一切交给我」,一会儿又邪魅地「使用我可不是没有代价的」。


面对周泽楷疑惑的眼神,江波涛边笑边解释:“我也不清楚,可能策划觉得无浪就是这种多变的画风吧……你洋洋得意的时候,我就会有所行动。”


周泽楷实在绷不住了,也笑倒在沙发上。


“会唱歌?”


“不记得了。”


“唱。”


江波涛心道你自己也会唱啊!这种时候装什么可爱。转身按着手机,继续研究一枪穿云的台词。


忽然一只手从背后伸出,把他困在周泽楷和沙发之间。江波涛毫无防备地楞住,那只手趁机在他屏幕上戳了一把。


一枪穿云:「我知道你喜欢我。」


周泽楷站在江波涛背后,居高临下,学着一枪摆出俾睨众生的眼神。


他平时和打游戏时稍微有些区别,这么一闹,竟像是一枪穿云活了过来。


我知道你喜欢我。


周泽楷做着口型无声地说。


 


江波涛怎么都没想到,他们之间那点破事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被拆穿。太喜感了,一下找不出精彩的反驳。


周泽楷却怡然自得地笑笑,点击自己屏幕上的无浪。


无浪:「你一定很需要我。」


无浪:「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。」


无浪:「指引我吧。」


 


“你说的。”


周泽楷偷瞄江波涛一眼,极难得地,笑得有些坏。


 


 


 


S市另一头,玩家王小梅在宿舍里边氪金边教育室友:


“一单648就几千个石头,一百个抽一次,十一连懂吗,十一连什么概念?十一次选择里决胜负!人生有多少个十一次选择?比结婚还难!不出是正常的,我属于正常水平,不叫非。概率是命运,选择也是,都是TMD命运。”


那是星期一晚上十点,猛然一声枪响,空白花海中飞来一颗子弹,砰然击穿摇摇欲坠的窗纸。


天平倏然转动九十度,一个江波涛掉下去,落进一个等待已久的周泽楷怀里。


无限人海有限人生,无限排列组合有限双向选择,数值如此苛刻,他们依然选中彼此。


往小了说,跟一百石出满星SSR一样,叫做命运。


 


 




系统提示:


周泽楷 签下灵魂契约,获得了稀有角色 江波涛!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





我担生日快乐


非常非常爱你


爱你们


 



仿佛又控制不住脑洞了

是的,值我天玑亡国之际,大家莫方,lo主又来放毒了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关于阿离那句“应当不会让他太难堪”,我已经纠结了一个星期了
小公举你哪来的自信会觉得,煎饼这个亡国之君不会难堪
【๑乛◡乛๑嘿嘿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然而毓埥太套路了,真的很大方地让煎饼拿着剑自我了断了
对此,lo主表示不以为然,深感遗憾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唉,大胡纸难道你不知道evan的本性么?!

如果我有机会俘虏煎饼回来
一定得小心着不能让他死了
每天都让他给我跳up&down
一天看十遍,说十遍就十遍(一脸正直

哎,围巾我看错你了(遗憾拍大腿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好了,lo主已经准备去和小齐将军的剑say hello了,
诸君,我们来世speXial见吧

【其实lo主还截了吾王曼妙的舞姿,然而并不能在文字里发图,再次深感遗憾】

仿佛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咪咪

大家都会说“小齐在外面总攻气场十万八,怎么见到煎饼就怂了”,其实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

直到看完了evan和易恩的所有直播,我仿佛发现了真相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fan问到拍戏的时候的困难时,有了这样一段对话
易恩“他跟本就是在乱讲中文啊,完全听不懂”
Evan“对哦,有一场喊卡之后,你还来问我刚刚到底说的是什么”
。。。。。【黑人问号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仿佛可以看到每当小齐将军一脸欲言又止看着他们家王上的时候,心里飘过的弹幕
“王上你刚刚说的什么鬼”“我是谁我在哪,我到底要不要接话,这是演到哪了”“诶嘛拼音也救不了外国人啊”2333333

嗯,这就是真相。

有些心情,实在不吐不快………好消息是我去淘宝治愈心灵了

这几天在SY翻文,同时尝试了一下我曾不愿阅读的一篇文,不想打码了,就是双树纪事。即使只阅读三章,也足以毁透我三观。虽然作者标注全员黑化、大量悖德描写…但我无法理解,究竟是什么样的逻辑,大王需要用色相来换取林谷出兵相助(而领主居然还可以欣然接受);什么样的不负责任,可能让其他领地的Lord暂管自己的国家。以往同人中的大王人设如果不太合理的话,总是过于放大了他的地位和权利(以及病娇),但平心而论,密林也还没沦落到任人欺辱,连自家的King也会莫名其妙被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掠走而无计可施的地步。此文中的ET线已让身为双担粉的我无话可说。当然我还是更佩服Thranduil,无论在多少文章里被QJ都没有心碎而死(我想我对Thorin大舅日渐加深的负面情绪大概也由此而来

全职出本,断尾巴季节的list,我依然不知道我是如何狠下心来出掉它们

被母上警告了书架的超重情况,整理了几遍全职的本子还是狠不下心,只清出了小部分做了个list。平时看书习惯良好九五新应该没问题,价格都是在原价上下小刀(非only场贩的有部分运费附加),单本不包邮、无捆本要求,走淘宝二手,3月2号后发货。尽量不刀不过入多本会有无料掉落……全员本《门后》和《同学你钱包掉了》可出,但红唇依旧不出。……有其他需求再私信
漫本
《Light My Fire(点燃心火)》全员人设本,65软
《十三块1毛四》(叶蓝1314梗)30软
《指尖缭绕》 30软
《Double叶蓝》 20软

小说
《花事》(双花)希风太太的双花本, 45软(已出
《谈恋爱》(周翔)参考淘二手价格,30软(已出
《一叶之蓝》(叶蓝)七天故事本,入时微瑕,30软
《love is always online》35软(已出)
《爱斛》65软
《仰望星空》(喻黄)35软(已出
《慢慢相爱》55软(已出)
《叶蓝双花abo》35软(已出
《暖阳》(林方92P纯肉本)20软

原耽有两本也顺可出:
《警察故事》上下两册,55软(已出)
《热夏》附特典 60软

铛铛等着一天好久啦,还有一个月就要给皮皮过生日,先占个座!

最后这个假期合理安排吧,不管是出去旅行还是做做兼职接触社会,总之不要晃过去,上了大学你就知道,什么是真的苦学。大学没你们想的那么轻松,作业考试压力都不比高中少,所谓的自由带来的更多是艰难的抉择。所以一定要有充足的准备!

虽然不算多大事,力量也很微弱,但我要自豪地大喊一声,我买够一张票了!我为江波涛掏钱包我骄傲!!!顺便蹭tag,听帮带周边的姑娘说她那里有两张小江的票了,好开心,少也是票啊!